【暖新闻·江西2019】器官捐献协调员:奔走生死综合要闻

资讯发布时间:2019-04-09 00:00
李勇和同事一起祭奠器官捐献者 本网讯 今天的这位主人公是一名90后男生李勇,1991年出生的他是江西省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的一名协调员,从业5年来,他见证过近100例器官捐献。当...

   

  李勇和同事一起祭奠器官捐献者

  本网讯  今天的这位主人公是一名90后男生李勇,1991年出生的他是江西省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的一名协调员,从业5年来,他见证过近100例器官捐献。当他面对捐献者家属时,往往内心经历着挣扎,但因为工作的特殊性,不得不向家属开口,“确实挺难的。”李勇说。

  手机24小时开机

  反复练习语气、音量

  3月31日早上6点半,李勇换好无菌服,走进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的一间手术室。在这间手术室内,即将进行一例器官捐献手术,捐献者是47岁的胡先生,因意外去世,其家人无偿捐献了他的一肝两肾用于挽救其他生命。“我的手机都是24小时开机,随时在准备着工作。”李勇说,对于器官捐献者而言,心脏停跳后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很关键。他介绍称,器官允许热缺血的时间是心脏3-4分钟,肝脏5-8分钟,肾脏30分钟,眼角膜24小时,“如果因为我耽误了时间导致捐献失败,谁都对不起。”

  “其实,第一次和家属谈捐献真的挺难开口的,尤其在初期,当你看到一个家庭因为失去亲人在那难受沮丧时,你不可能还在那若无其事地问家属同不同意让逝者捐献器官。”李勇曾说,当他面对患者家属时,往往内心也经历着挣扎,“但是由于这份工作的特殊性,我们不得不在家属悲伤时出现,在对方即将失去亲人时开口提捐献器官的事,有时候真的很难开口”。李勇会反复练习,应该以什么语气、什么样的音量去面对家属,或者手上要不要有什么动作。

  面临质疑和误解

  最终因不舍而坚持下来

  不过,这项工作对于李勇来说,最难的是从手术室走出来后给家属荣誉证书的那一刻,在那一瞬间,他甚至会有一种“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”的感觉。因为对于捐献者家属来说,当他们选择器官捐献时,就意味着他们放弃了亲人“最后一丝生的希望”,也放弃了亲人遗体的完整性。

  “从手术室出来后看到家属神情的那一瞬间,你就能感觉到,好像家属眼神里的精气神都没了。”因为这项工作,李勇和他的同事们也曾面临了很多质疑和误解,甚至时常会伴随着恶言、辱骂以及威胁。李勇坦言称,他也曾有过职业挣扎,但最终还是因为不舍而坚持下来。

  从业5年来,李勇已见证过近100例器官捐献,其中,让他最难忘的一名捐献者,是一位29岁的女孩文燕。当年她不幸患上绝症,在患病期间,她向家人表达了无偿捐献器官的愿望,但家人并不同意。“还记得文燕当时对家人说了这样一句话,‘我一个想捐献器官的人都这么难,社会不理解、家人不支持,那些器官衰竭的病人,想要获取可移植的器官又得多难。’”这句话让李勇至今都记得清清楚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