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因南昌相声爱上这座城市本网专稿

资讯发布时间:2018-10-08 00:00
我是个没事儿就会听听相声的北方人,现在住在南昌——这个南国火热的城市里。国内各个“园子”的相声都会听一听,有时候心情不佳,或者觉得身边冷情孤寂的时候,也会在睡前,...

  我是个没事儿就会听听相声的北方人,现在住在南昌——这个南国火热的城市里。国内各个“园子”的相声都会听一听,有时候心情不佳,或者觉得身边冷情孤寂的时候,也会在睡前,万籁俱寂时,戴上耳机听听相声。有人会觉得二十郎当岁的年轻人听相声的少,但其实不然,经典的曲艺、经典的相声都有其魅力之处,如碎金沉淀在岁月长河里,依然灿烂又闪烁的生着不灭的光。与我而言,相声是,说是说笑对生活的难,难得难方寸之台灿莲花之舌。

  来南昌之前,我其实不知道南昌也有相声,更不要说筱贵林、小筱贵林等南昌著名相声演员。我第一次知道小筱贵林是听贵林社,他和叶雨欣的《南腔北调》。说真的,我一个北方人,真的只能听懂“北调”,可费劲了心思连蒙带猜,却都解不出来那个“南腔”。但他台上的姿态却很吸引我,那是和北派相声截然不同的一种模样,也很有味道、风骨。

  为了那一次惊鸿一见,我回去专门看了很多贵林社的演出,也渐渐咂摸出了南昌话里头的趣味。在笑声里,我能摸到南昌这座城市的温度,能渐渐明白这个城市人们的悲欢喜乐。之前在南昌学习工作,只是觉得自己仅仅是住在这儿,很难特别融入这里。但由贵林社作为一个契机,去尝试了解这里的文化之后,才发现南昌自然是豫章故郡、人杰地灵之处,我之前觉得难以融入,和我自己的心态有很大的关系。我是第一次这么明白地感觉到,自己正在慢慢喜欢上一座城市。之前看见一段话说小筱贵林,很有感触,这里拿出来给大家分享:“南昌一日不发达,小筱贵林带给南昌人的笑声里就有一日批判现实主义的苦涩;南昌人的每一种新城市性格,又会在小筱贵林的方言喜剧里呈现为新的笑料。他是专属于这个城市的笑匠。”

  听说绳金塔庙会有小筱贵林的曲艺表演,我自然不可错过这次机会,立马赶了过去。半小时的时光里果然是不负我所期望,转过头看着身边的大家,心里忽然有种很敞亮的、晒着大太阳般暖洋洋的感觉。在祖国69年华诞之际,这感觉渐渐滚烫,烧得热血沸腾,饮冰难凉。

  下午绳金塔庙会还有大头娃娃、蚌壳精、采莲船等等的民俗表演,听了这个消息,我当即决定要去看看,一方面是因为我好热闹,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所有的民俗我都愿意去看一看。大雅大俗都应被平等看待,阳春白雪有其风雅之所在,下里巴人也有奇趣在里面。绳金塔庙会愿意在给我们观赏民俗的机会,让我们都看看,都了解了解,在这样飞速发展的城市里,这样的机会其实真的难得。

  当然,自然不能忘记今天是十月一日,是国之欢庆,是热闹喜乐,晚上的庆祝建国60周年综艺晚会,我想叫上自己的朋友一起来看。好容易有这样的休憩喘息的机会,很久没和他们见面了,也是时候该约在一起吃吃小吃,也看看热闹的节目、叙叙旧了。